當前位置:新聞中心 ? 行業資訊 ? 內容
來源: 編輯:user 發布時間:2017-03-15字體: | 關閉本頁

文學期刊漲稿費背后的隱憂

      2016年IP市場火爆,網絡文學迎來爆發,傳統文學期刊也因此逐漸回暖,從下半年開始,幾個文學大刊相繼宣布提高稿費標準。今年2月7日,《人民文學》宣布今年優秀稿件稿酬上漲至千字800元,其他稿件稿酬平均在千字500元左右。去年7月,上海作協旗下兩大文學期刊《上海文學》《收獲》大幅提高稿酬,最高達每千字1000元?!痘ǔ恰啡ツ晏岣吒宄旰?,最高可達千字800~1000元?!对娍凡糠种攸c欄目每行稿費將提至20元,詩學廣場欄目的稿費提至千字500元?!蹲髌贰冯s志則借鑒了網絡文學網站的機制,首創文學期刊稿費打賞機制,在千字500元的基礎稿酬之上,推出了季度賞和年度賞。
  從外因來看,網絡文學市場的快速發酵進一步對傳統文學期刊市場形成擠壓,也許提高稿費一定程度上是無奈之舉。另一方面是政府輸血,不少文學期刊相繼獲得各級政府的專項資助,如《人民文學》《收獲》。從內因來看,文學市場回暖后好IP遭到搶購,網絡文學IP商業化風生水起,而文學期刊在IP整合變現上并沒有太好的成績。受益于IP熱潮,文學期刊以往依靠發行、廣告的傳統盈利模式有了新機遇,一些文學期刊尋求自身“造血”,比如《收獲》與"贊賞"IP平臺戰略合作,聯合打造"行距"APP。
  大刊、名刊漲稿費意味著高稿酬時代真的到來了嗎?哪些期刊在漲稿費?這是一場全行業的盛宴,還是少數人的游戲?為此,本報采訪了《上海文學》《十月》《當代》《芙蓉》《鐘山》《天涯》《民族文學》的相關負責人,試圖通過本選題探究文學期刊高稿費背后的原因。
  1 “現在稿費很高,我們覺得是應該的”
  在很多讀者心目中,上海作協從來都是文學期刊重鎮,《收獲》《上海文學》《萌芽》在全國文壇具有極高的聲譽。2011年,《收獲》《上海文學》在上海市委宣傳部劃撥的文化專項資金和上海文化發展基金會媒體文藝評論資助等項目的支持下,率先將稿費提高至每千字500元,上海文學期刊一躍成為國內“稿酬高地”,引發全國文學期刊的稿酬改革,本次提高稿費也概莫如是。
  《上海文學》雜志社社長趙麗宏直言,近幾年一直在爭取提高稿費標準,較長時期以來,業內外對純文學、原創文學不夠尊重,即使在文化領域中,藝術、美術、音樂的稿酬提高也很大,只有文學界幾十年來變動很少。
  “現在稿費很高,我們覺得是應該的。”得益于上海市政府對文學期刊發展的重視,《上海文學》兩次漲稿費均來自于政府支持。“原創文學是一種榮耀,應該充分尊重作者,提高稿費是很重要的一方面。”自2011年提高稿費以后一直在爭?。ɡ^續提高稿酬),去年稿費達到平均千字800元,最高千字千元。
  《十月》副主編寧肯直言,提高稿費是大趨勢。“30年間物價、工資上漲了很多,而文學期刊稿費上漲非常滯后,漲稿費對作家、編輯、辦刊人都是好事。”他認為,制約文學期刊稿費的原因有兩個,一是經費的問題。雜志改革、市場化的過程中,文學市場出現了分化,文學期刊生存比較艱難,國家支持資金很少。二是多年來作家、作者已經習慣了,能接受低稿酬。“人們普遍認為其他產品漲價理所應當,卻唯獨對期刊、書籍漲價敏感,覺得(稿費)就應該便宜,因為這不是生活必須品。”
  “過去,作家不把寫作當收入來源,不會計算稿酬多少,更看重自我價值的實現。”寧肯表示,漲稿費能讓作家感到付出與報酬物有所值。“稿費上去之后作者更加重視寫作質量,按照中篇千字千元的稿費標準,(稿費)是個錢了。”這場千字千元的漲稿費大潮無疑在業內引起不小“地震”。據說作家陳希我接到《花城》雜志的4萬元稿費時,一度以為雜志社錯發稿費,經過確認才知道是稿酬提高了。
  根據1999年國家版權局出臺的基本稿酬標準,文學期刊執行的稿酬標準是每千字30元~100元。15年后,2014年國家版權局頒布了最新的《使用文字作品支付報酬辦法》,原創作品基本稿酬是每千字80~300元。
  與之相對比的是,今年2月14日,閱文集團公布數據,去年閱文集團向作家共計發放稿酬近10億元,百位作家年收入達百萬,稿酬標準之高令人咋舌,一邊是網絡文學作家享受著互聯網流量狂歡,另一邊是傳統文學作家低稿酬的鮮明對比。
  “相比很多大神級網絡作家的收入,目前純文學期刊的稿費確實低得可憐,提高一些稿費,能夠讓作家們得到一些實際上的益處,這自然算是好事。”《天涯》副主編林森認為,千字千元的稿費標準對優秀稿件來說還是偏低;而有些稿件,按這個標準給也配不上。“當前平均稿費達到千字千元,對于大多刊物來講,辦刊壓力將急劇增加。”
  2 “能找到錢的都漲了”
  正如趙麗宏所說,文學期刊站在中國當代創作的重要平臺上,僅靠幾萬本發行量想要賺錢不大可能。“相比大眾期刊,文學期刊還是小眾媒體,因此更需要政府對文化事業的支持。”
  《人民文學》自今年起,優秀稿件稿酬上漲至千字800元,其他稿件稿酬平均在千字500元左右,上漲的資金來自中宣部一筆專項資金;《長篇小說選刊》今年也新開了“長篇小說論壇”欄目,專門刊登評論家對長篇小說的爭鳴與觀察,稿酬定為千字千元,這筆錢除了雜志社自籌一部分,其所屬的中國作協和中國作家出版集團給予了一定補貼。
  紙媒疲軟,文學期刊發行量下滑,稿酬上漲的文學期刊資金來源主要是相關部門的財政支持。在中央有關部門的支持下,中國作協及中國作家出版集團對所屬報刊社給予了專項資金支持;北京、上海、廣東、浙江、湖北、四川等地文化宣傳部門、文聯作協都加大了對文學期刊的扶持力度。
  正如林森所說,當前提升稿費的大多是北、上、廣等地的刊物,那里經濟狀況較好相關部門補貼多一些。“對于提高現行稿費標準,業內并無共識,各家期刊生存狀況差異較大。”目前《天涯》的稿費標準,在國內文學期刊中處于中等水平,不算太高。“有提高的打算,但得看能不能爭取到上級部門的支持。”
  “去年《收獲》率先曝出漲稿費的消息,頭條稿費達到千字千元,在文學界一線刊物中引起了一場地震,其他能找到錢的刊社也紛紛跟上。”《當代》雜志社社長孔令燕直言,“每家期刊狀況不一樣,《當代》是社辦期刊,隸屬于人民文學出版社,過去3年都獲得了上級主管單位中國出版集團的一定補貼,今年也在積極申請。”
  據悉,提高稿費的文學期刊還有《詩刊》《作品》《福建文學》《解放軍文藝》《紅艷》《小說界》《湖南文學》《江南》《青年作家》《作家》《長江文藝》《廣州文藝》《草堂》《鴨綠江》等。
  熙熙攘攘的漲稿費大潮中,一撥是找到錢的“皆大歡喜”,另一撥是“沒錢”的憂慮?;蛟S《民族文學》副主編趙晏彪的心聲能代表一部分期刊經營者。“提高稿酬是否必要,要看刊物本身的資金來源,有錢則漲,無錢想漲也是枉然。”趙晏彪直言,《民族文學》新漲稿酬的來源也是國家撥款。
  “發行萎縮,辦刊經費僅僅靠有關部門補貼,不可能無節制的提高。”林森認為制約期刊稿費的原因,是整個社會關注點,已經轉移到移動互聯網上,圖片、視頻、游戲給了人們更多的選擇,紙質期刊不太可能重現上世紀80年代動輒發行量上百萬冊的景象。
  3 “稿酬不是稿件質量的決定因素”
  縱觀本次稿酬上漲的各家期刊,基本都是靠財政“輸血”,但僅靠“輸血”能救活文學期刊嗎?文學期刊如何應對網絡沖擊、快餐文化的侵蝕?與此同時,比起其他綜合性刊物和其他藝術形式,比如繪畫、書法、劇本,純文學作者靠文字得到的經濟報酬仍較低。“一流的純文學雜志,應該有一流的稿費,同時,一流的雜志編輯,也要活得體面。”趙晏彪提出,有的刊物名聲在外,即使不漲稿酬作家也會積極投稿,有的刊物即使稿酬千字千元,作家也未必投稿。“究其原因,刊物的影響力、知名度和主編、編輯的親和力、為人處事的風格、情商都是關鍵。”
  林森表示其他文學期刊漲稿費對《天涯》有一定壓力,但不是太大。“有不少稿費比《天涯》高的刊物卻辦得很沒有想法。稿費不能決定一切,如何讓一家刊物體現出整體的想法才最重要。只看稿費高低來投稿的作者,其作品質量也是應該存疑的。”
  “《天涯》一直不是靠高稿酬來吸引寫作者的。我們更仰仗給作者提供更好的‘服務’,讓他們覺得稿子發在《天涯》上面,是一件體面的事。”林森介紹說,《天涯》在文章質量、專題策劃、傳播影響等方面投入了大量精力,刊物本身所傳達出來的精神性、厚重感、精美度等,都是吸引投稿者的元素。同時,在文章發表之后的“售后服務”上做更多細節性工作,比如樣刊、稿費以最快速度發放;給選刊推薦優秀作品,促成轉載;優秀稿件組織評論家寫評論;在自家公眾號上推薦、傳播……“我們要讓作者覺得受尊重。作家幾乎都是把尊重感看得比任何事情都重要的。”
  “高稿酬確實會吸引來一些優秀稿件,能提高辦刊質量。”林森如是說。“當然,對于某些手頭較緊的刊物來講,稿費的提升,意味著辦刊成本增加,壓力會越來越大。目前大多文學刊物的成本支出,完全靠發行是很難維持的,大頭還得靠相關部門的補貼,因此,盲目、無節制的提高稿費,并非正?,F象。”
  4 “稿費支出已成文學期刊成本大頭”
  根據記者調查,稿費支出已成文學期刊成本大頭?!短煅摹犯遒M占到2/5,《鐘山》超過1/3,而《當代》《十月》《上海文學》等稿費占比過半。
  據趙晏彪介紹,《民族文學》作為差額撥款單位,每年可獲得財政撥款110萬元,而每年工資缺口卻近四百萬。“稿酬漲了,編輯們的工資不漲,問題一樣的棘手。我打個比方,‘東家’(雜志社)的日子難過了,稿酬部分是國家給的,但編輯們的工資是要自己掙的,比如《民族文學》的編輯大多是‘80后’,他們負責編輯好稿件、組織好稿件,把刊物辦成國內一流,而只漲稿酬,‘長工’卻不漲工資,這樣能長久嗎?”
  《上海文學》作為上海作協所屬的事業單位,有一部分國家支持經費,營收來源主要是發行收入、社會支持和稿費補貼三大塊。“雖然是良性的經營狀態,但依然貧窮。稿費支出超過總成本的一半。作家稿酬漲了,而編輯收入卻沒有動。”提高稿酬標準后,《上海文學》單期稿酬預算從8萬元猛升至17萬元。
  無獨有偶,2016年,在廣東省委宣傳部的加大支持力度下,《花城》雜志稿酬提高到千字500元,最高可達800~1000元,單期稿酬支出預算達20萬元。
  “漲稿費也有憂慮的一面,資金來源不是來自經營和發行大幅上漲、購買力提高,而是政府資金支持,受益于國家輸血,這不是自然的現象。國家現在有支持,今后一旦財政吃緊資金斷了怎么辦?”寧肯的反問恰好切中了其他幾份文學期刊主編的脈。
  “恐如中國足球一樣,一味地比拼天價引進球員,雖然短時間內對球隊有益處,但從長遠和根本上看,對中國足球并沒有多少益處,并沒有明顯的、本質上的提高。” 趙晏彪表達了同樣的擔憂。“一本雜志,給再多稿酬,但稿件質量差,沒有創新意識、質量意識、引領意識、全球化意識,優秀的作家是不會給你稿件的,吸引優質稿件的關鍵在于辦刊品質超群。”
  趙晏彪形容說,長久以來業內都不乏這樣的聲音,低稿酬標準與社會嚴重脫節,稿費標準與物價上漲嚴重不匹配。“純文學期刊能夠大幅度地漲稿酬是件好事,同時也說明我們越來越尊重文學了。其次,漲稿酬不是唯一的辦法,用高薪養好稿,或者說是約來好稿件,其實是很難的。”
  5 “關鍵在于自身造血”
  《鐘山》主編賈夢瑋直言不諱地表示,總是炒作稿費問題不是什么好事。“稿費只是文學期刊競爭的一個方面,可能還不是關鍵的一方面。只有高稿酬并不能成就一本優秀的文學期刊。辦刊人對文學的認識、對文學態勢的把握,長期堅持、國民文學素質的提高、文化環境的優化等,可能更為關鍵。”賈夢瑋認為,“提高稿費的關鍵是期刊自身要形成造血功能。”
  寧肯則直言目前經營比較穩定,自身造血需求不迫切。“過去資金不足通過搞活動來補貼雜志,這樣無疑會分散辦刊精力,現在有了資金支持更有底氣提高雜志質量、辦好刊。”
  去年10月,“十月文學院”揭牌成立,這是《十月》扶持創作出版、培養文學新人、向大眾普及文學、促進對外交流等方面,探索促進文學創新與發展的新嘗試。通過十月文學院整合優質的作家作品資源,拓展培訓交流途徑,為推動優秀文學作品的創作和出版提供重要保障,夯實文學發展的土壤。寧肯介紹說,通過帶領作家走出去,建立作家居住地,把中國實力作家帶到國外生活寫作,目前已開發捷克布拉格、尼泊爾、愛爾蘭、西藏幾個居住地。
  開拓相關業務把雜志做大做強,各家刊社有自己的方法和手段。當下,伴隨著網文火爆IP產業走高,網文IP遭瘋搶、價格瘋漲,而傳統文學期刊對IP經營卻表現出截然不同的態度?!盾饺亍分骶廄徬婧=榻B說,從中南博集天卷旗下《法醫秦明》的影視改編獲得了啟發,“它的網絡點擊率非常高、利潤可觀。我們是文學創作的源頭,也有IP,今年計劃通過與瀟湘電影集團的微電影工作室合作,探索IP運營。”據悉,《芙蓉》依托湖南文藝出版社形成“書刊互動”機制,將期刊上受歡迎的長篇小說打造成暢銷書,已經出版的有王躍文的《愛歷元年》、楊少衡的《黨校同學》,發行量達百萬,這部分收入可以補貼稿費。
  據悉,目前《天涯》還沒有運營IP版權項目,林森介紹說今年會在這方面有所改進。“之前有過設立‘IP工廠’的計劃,還沒到推出的時機。”
  6 吸引年輕人 堅守傳統文學
  趙晏彪認為,雖然網絡小說收費模式已經成熟,靠寫網文成為百萬富翁、千萬富翁者有之,然而很多人從沒出版過紙書,這對紙媒是利好消息。
  “理想的文學期刊應該是一個可以聚集優秀作品、聚攏優秀作家、引領文學創作、提高讀者文學品位的優質平臺。”孔令燕如是說?!懂敶诽貏e注意尋找那些在創作上遵循現實主義精神、關注中國社會與中國人生活的變化的創作群體,為現實主義文學尋找新生力量。他們也積極與讀者互動與溝通,維護現有讀者,吸引和培養新讀者,使期刊保持持久旺盛的生命力和影響力。
  “面對看似洶涌的網絡文學我們不悲觀,在這個浮躁的社會不是所有人都熱衷快餐文化,依然有人堅守純文學創作,這是對喧囂社會的鎮定,靜下心來尋求精神慰藉。”趙麗宏介紹說,《上海文學》微信公眾號首創的“微專稿”欄目,吸引35歲以下青年作家投稿,并按照千字200元支付稿酬,此舉將作家群體向年輕化延伸。
  《十月》讀者群以中年為主,通過開拓電子雜志、搭建作家居住地等新穎地形式不斷吸引年輕人關注。“也有一些網文作家、讀者過來,而傳統文學的讀者作家基本不會流失到網文市場。我們重視青年作者,這并不意味著去搶網文資源。”寧肯說道。
  賈夢瑋也表示,今年是《鐘山》第二屆“讀者年”,將圍繞文學讀者、《鐘山》的讀者開展一系列活動。比如作者與讀者互動、讀者評刊、讀者上門、讀者參與辦刊等,并且利用《鐘山》官網、微博、微信等與讀者進行積極活躍的互動。目前,《鐘山》微信公眾號粉絲量超過4萬,數量不大但都是鐵粉。“我們經營微信號的目的并非盈利,而是傳播某種與紙刊契合的價值觀。社會影響、人文關懷,才是我們最專注的。”2017年,《鐘山》將形成多媒體綜合發展的局面,紙媒版和電子版雙版發行,大幅提升電子版訂戶。通過電子刊與微博、微信配合,形成互補、互動。
  據悉,《民族文學》也計劃推出下半月刊,嘗試與高校結合、與網絡結合吸引年輕讀者的關注?!妒隆穭t采取多項措施,開設電子版、微信公眾號、微博等,多渠道促進雜志發行,通過網絡吸引年輕讀者?!懂敶方⑵鸨容^完善和全面的新媒體系統,開設微信、微博,以及微店和天貓旗艦店,入駐龍源期刊網、亞馬遜Kindle等數字閱讀平臺,在線上渠道上實現了與讀者的及時溝通,用新媒體形態適應年輕人的喜好。
或許,文學期刊稿費上漲并不能改變生存現狀,能否讓更多懷揣文學夢想的年輕作家圓夢也暫未可知,但正如寧肯所說,把雜志辦好才是第一位的,這是應對風險的根本,一旦出現風險還是靠雜志質量和影響力才能生存。

(來源:中國出版傳媒商報)

相關文章回到頂部

新書上架更多>>

  • 小故事大道理

    小故事大道理
    作者:

    成語接龍300例

    成語接龍300例
    作者:

  • 十萬個為什么

    十萬個為什么
    作者:

    中國寓言故事

    中國寓言故事
    作者:

  • 水滸傳

    水滸傳
    作者:

    三國演義

    三國演義
    作者:

  • 西游記

    西游記
    作者:

    彼得·潘

    彼得·潘
    作者:

带娇妻在群交换粗又长大,女人喷液抽搐高潮视频,带娇妻在群交换粗又长大,碧蓝之海